[我的调皮王妃]热议Libra,央行半年两提推动数字货币研发有何深意

时间:2019-07-09 星期二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佛歌100首

“如果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将有助于提升支付功能、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未来要推动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7月8日表示。这是今年以来央行第二次在公开场合表态推进数字货币研发。今年2月,央行副行长范一飞称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加强虚拟货币监测处置。

王信是在昨日“数字金融开放研究计划启动仪式暨首届学术研讨会”上做出上述表示的,会上还针对Facebook发布的数字货币Libra进行了讨论。原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Facebook推出新型加密货币对我国数字金融领域是一个重要警醒,要警惕我们被“弯道超车”。

央行王信:央行直接发行数字货币有助于提升货币政策有效性

在王信看来,央行货币的数字化有助于优化央行货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货币地位和货币政策有效性。央行数字货币(CBDC)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CBDC还可成为新的货币政策工具。

王信在上述讨论会上称,央行可通过调整央行数字货币利率,影响银行存贷款利率,同时有助于打破零利率下限。

他表示,下一步要探索数字金融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目前,数字金融业务、产品同质化现象严重,应开发多元化、全方位的金融服务,满足实体经济多层次、多样化的金融需求。要研究数字普惠金融如何做实做细;研究如何推动中小金融机构与大银行、科技巨头加强金融科技领域的合作。

同时,还要完善金融科技监管制度框架、发展监管科技,加强数字金融基础设施建设。要研究如何制定数字金融的数据标准,推动数据标准的统一、提升数据的机器可读性。还要加强数字金融领域的国际协调合作,提升我国在数字普惠金融领域的话语权。

“要发出更多中国的声音,不仅是政府的声音,也包括市场的声音。及时推动有利于我国的国际标准、规则制订。”王信说。

央行半年两提推进数字货币研发 已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

这已是央行半年来第二次公开表态推进数字货币研发。在今年2月召开的2019年全国货币金银工作会议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稳步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加强虚拟货币监测处置。

事实上,中国央行从2014年就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数字货币的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面临的法律问题等进行了深入研究。不过成立研究团队这一消息在2016年1月才公布,彼时央行表示,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

“发行数字货币可以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央行在公布成立专门的数字货币研究团队时曾称。

2017年1月,央行在深圳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9月,该研究所搭建了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

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在其后一次公开演讲中解释,首先,数字货币由央行发行,不是去中心化;其次,与现有电子形式的本位币不同,未来的央行数字货币将可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具有分散式账簿特点的本位币;第三,未来的央行数字货币可实现“点对点”支付结算,不需要借助第三方中心化机构。

业内人士热议Facebook发加密货币 黄益平:警惕我们被“弯道超车”

近年互联网热潮已改变现有金融业态,业内普遍预计其对现有的货币发行也将产生变革影响。不仅是中国央行,全球都对数字货币表现出巨大的兴趣,包括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高盛、摩根在内的很多机构对此投入研究。就在近期,Facebook发布的数字货币Libra引发广泛关注。

黄益平在讨论会上表示,Facebook推出的新型加密货币,虽然目前并不能确定是否会成功,但对于我国数字金融领域是一个很重要的警醒,告诉我们该领域虽然暂时领先,但是也可能会被弯道超车。不论是Facebook发布的数字货币,还是别家公司的数字货币只要成功了,就可能在国际支付上领先于我国。

黄益平认为,目前,我国金融科技的发展非常令人兴奋,但也遇到很多潜在的挑战,优势能保持多久并不知道。但我们可以认真研究和分析,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业务形态,是不是可持续的,它的规律是什么,能否带来对金融体系的改变,是一种单纯的短期的冲击,还是持续的对金融规律的挑战。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金融研究院院长张春表示,Libra出现后,中国金融市场的改革也该有紧迫感。中国目前主要还是依靠国有银行体系做支付,但是支付作为最基础的金融设施,应该建设多层次的金融市场,所以支付领域的改革应该加快。

那么该如何保持我国数字金融领域优势受关注

“保持优势首先要靠业界”,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贲圣林院长表示,然后是政府的规则,这非常重要,制度规则和监管要赶上;最后就是人才,全中国范围看,数字基础设施花的钱不够,还有企业内部的信息化、数字化管理的能力也很不够。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院长贝多广认为,中国还有大量的农村需要数字化,农业中国的数字普惠金融,要在农村真正全面开花,这样中国就能保持巨大的领先优势。

张春认为,我国目前优势并不明显,只在移动支付领域具备一点点优势,金融领域还有太多的东西要做。创新需要依靠资本市场,资本市场要有更好的股市、私募等,最终实现人民币的可兑换,如果这个都做不好,就无法到第三世界跟Libra竞争。

新京报记者 程维妙 张姝欣 编辑 刘晓阳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