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明家的发明]雨一直下!桂林旅游上半年盈利不好怪天气?

时间:2019-07-19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牛粪种蘑菇

7月12日,桂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桂林旅游”)对外披露了2019年中期业绩预告。预告显示,2019年1月至6月,桂林旅游预计盈利约95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近七成。对此,桂林旅游称主要受天气、景区门票价格下降和部分景区资产处置等因素影响。专家分析,经营状况陷入困境或与桂林旅游对旅游资产整合尚缺少顶层设计有关。

上半年预计净利润950万元,同比下降67.58%

据桂林旅游7月12日发布的业绩预告,2019年上半年,桂林旅游预计可以实现净利润约950万元,相比2018年上半年2930.01万元的净利润,下降约67.58%。

值得关注的是,近十年来,桂林旅游不止一次在年中报中提到了净利润亏损。

报告显示,桂林旅游2010年和2011年的上半年净利润分别实现36.41%和123.17%的增长,处于盈利状态;2012年和2013年的上半年净利润均为负增长,分别为-21.37%和-282.37%,其中2012年上半年实现1080.04万元净利润;但2013年至2015年的上半年净利润出现亏损,分别亏损1969.64万元、3328.13万元和348.72万元,2016年上半年才扭亏为盈。

天气、门票影响有限,处置不良资产或成净利预降主因

对于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预减的原因,桂林旅游解释称“2019年1-6月,受桂林地区持续降雨、公司景区门票价格下降以及公司成本费用同比上升等诸多因素影响,公司主营业务利润同比下降。”

公开资料显示,桂林市今年6月起进入汛期。桂林旅游拥有“两江四湖”和银子岩等山水景区资源,持续降雨或对上半年业绩产生一定影响。但也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虽然桂林是个多雨的城市,但每年4月至6月仍是适宜旅游的时间,也是旅游旺季,降雨对景区收入的影响相对有限。

此外,去年桂林市物价局分两次调低78个景区门票价格、9个水上游览项目价格,包括象山景区、漓江景区、七星景区、丰鱼岩景区、天门山景区、龙胜温泉景区和丹霞温泉等,这些景区均是桂林地区旅游核心资源,也均由桂林旅游负责运营。

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去年10月1日起桂林市景区门票调低,对桂林旅游业绩的影响不言而喻。但对比桂林旅游2018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正向盈利状况,可以看出,桂林旅游通过加强管理和降低运营成本的应对降价策略或已经起到部分冲抵作用。且桂林旅游此前的年度报告中并未明确披露门票总收入,门票营收也并未单列,门票收益占比可能并不是很大。因此,景区门票价格降低对桂林旅游2019年上半年整体业绩的影响相对有限,也不明显。

然而,桂林旅游处置旗下部分不良资产的影响对于其2019年上半年业绩的影响则相对明显。

据预告,2019年上半年,桂林旅游孙公司桂林丹霞温泉旅游有限公司(简称“丹霞温泉公司”)清理处置了部分低效能资产,使得桂林旅游上半年净利润减少约621万元。

此外,桂林旅游控股子公司桂林荔浦丰鱼岩旅游有限公司(简称“丰鱼岩公司”)51%股权和债权正在挂牌中,挂牌价格为7602.10 万元,桂林旅游预计,一旦以此价格成交会减少桂林旅游对应报告期内的净利润约438 万元;桂林旅游还计划出售唯一的房地产子公司桂林桂圳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简称“桂圳公司”)65%股权。桂林旅游预计,若以首次挂牌价5992.30万元成交,桂林旅游2019年净利润损失87.71万元;若以5393.07万元成交,桂林旅游2019年净利润损失为352.27万元。

缺少顶层设计指引,跨界寻新利润增长点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旅游手握的头部山水景区资源,经营状况却并不乐观。

除今年上半年预计净利润下滑外,桂林旅游今年第一季度亏损194.69万元;2018年,桂林旅游11家控股子公司中,有7家亏损,仅有漓江大瀑布酒店、两江四湖、贺州温泉和银子岩景区实现盈利,其中,盈利最多的是两江四湖,净利润达1932.55万元,漓江大瀑布酒店和贺州温泉盈利不足百万。

由此可见,桂林旅游手中的优质资源吸金能力不强。

至于原因,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认为,桂林的旅游发展有很大潜力可挖,桂林是国家批准的唯一一座国际旅游城市,也是世界旅游组织向全球首推的中国最佳旅游目的地城市,旅游资源得天独厚。但长期以来,桂林的旅游业受诸多局限,发展陷于停滞。

在周鸣岐看来,桂林旅游作为桂林唯一的A股旅游上市公司,其主要营收仍然靠十余年前开发的老项目,不管是桂林市区的景点,如两江四湖,还是在远郊的龙胜温泉等项目,都属资源禀赋绝佳,但软硬件设施及周边配套较为陈旧,亟须迭代升级。“以龙胜温泉举例,温泉资源特别优质,但酒店品质很一般,缺乏配套休闲娱乐业态和设施,很难形成一定时间的品质度假消费。与目前知名的度假品牌酒店尚有不小差距。”

此外,周鸣岐分析称,虽然桂林旅游与兄弟公司掌握了大量当地优质资源,但除中心城区的部分项目外,位置较分散,不管是游览还是产品打造都不成体系,未来开发尚需要顶层设计的指引。

现有旅游资产尚未得到良好经营,桂林旅游业已在新业务的探索上迈出了脚步。2015年,桂林旅游联手宋城演艺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共同设立桂林漓江千古情演艺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漓江千古情公司”),桂林旅游持股30%,主要打造“漓江千古情”演艺项目;2018年底,桂林旅游仓促宣布上马《境SHOW•生动莲花》演艺项目。

但目前来看,桂林旅游进军旅游演艺行业,短期内获益不多。“漓江千古情”于2018年7月底开演,演出5个月,漓江千古情公司首年即盈利,实现71.30万元的净利润,但相对桂林旅游在“漓江千古情”项目上1.35亿元的投入,净利润算不上可观。另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境SHOW•生动莲花》至今未落地演出,项目恐已流产。

此外,桂林旅游对于旅游以外的业务也早有涉猎。2004年,桂林旅游参与设立桂林新奥燃气有限公司;2005年,参与设立桂林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2018年,桂林旅游以3200万元对桂林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增资。目前,两公司统一运作、合并管理,桂林旅游分别持有两家公司40%股权,为第二大股东,第一大股东为新奥(中国)燃气投资有限公司。

攀上“新奥系”着实给桂林旅游带来了不小的好处,两家参股公司2018年共实现净利润5172.56万元,给桂林旅游贡献了超2000万元的净利润。 即便如此,上述知情人士仍认为,桂林旅游参股并大举增资“新奥系”燃气公司或有不务正业之嫌。

新京报记者 王庆滨 图片 视觉中国 编辑 李铮 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