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球吧]新城控股、博信股份,董事长成多少上市公司“黑天鹅”?

时间:2019-07-15 星期一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音响电路图

第一只现世的黑天鹅动摇了人们对于“天鹅只有白色”的信念,也从此成为了“不可预测的重大稀缺事件”的标志物。

在经历了去年的长生生物假疫苗、中弘股份低面值退市等事件后,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初至今,仍有一群“黑天鹅”事件向上市公司袭来。

有的“黑天鹅”如葵花药业实控人涉嫌杀人、新城控股原董事长涉嫌猥亵女童一样难以提前预测,有的则如康得新消失的122亿、视觉中国抢黑洞版权一般,被业界认为反映了公司治理问题。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多次提及公司治理的重要性。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2019年年会上,易会满指出上市公司和大股东必须牢守“四条底线”:不披露虛假信息,不从事内幕交易,不操纵股票价格,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但在现实中,少数大股东和上市公司董监高守法意识、规则意识和契约精神极为淡漠,说假话、做假账,操纵业绩、操纵并购;有的公司治理不规范,通过非法关联交易输送利益。”

易会满表示,“对于问题严重、拒不整改或整改不力的,证监会将综合运用监管措施、行政处罚、市场禁入、刑事移送等手段,追究公司特别是大股东、上市公司董监高、实控人的责任。”

猥亵女童、涉黑、涉嫌杀人?董事长引来“黑天鹅”

根据易会满5月11日的讲话透露,今年以来,证监会已对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立案28家次,其中涉及资金占用13家次、违规担保12家次。Wind数据显示,2019年1月1日至7月10日期间,共有978家上市公司出现违规,根据情节分别被监管关注、责令改正、公开批评、公开处罚、出具警示函等。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至今,至少有8家上市公司的“黑天鹅”事件来自于公司董事长(原董事长),如葵花药业、新城控股、中科新材、云南城投、博信股份、ST天宝、*ST鹏起、步长制药等。其中招来的“黑天鹅”有不少是个人因素。

4月10日,葵花药业遭遇黑天鹅,有媒体报道称,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该案仍在侦办中。深交所就此专门下发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就“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或披露不及时的情形”作出说明。当天收盘,葵花药业跌幅超过5%。

如果说葵花药业的股价与市值是轻微下跌,那么新城控股堪称在“黑天鹅”事件中的“市值蒸发冠军”。

7月3日,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被爆因涉嫌猥亵女童,被采取强制措施。新闻一出,立刻在网络上掀起一场舆论海啸。

尽管7月3日晚间新城控股、新城发展控股均公告更换了董事长,仍难挡大跌。7月4日,A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开盘后迅速跌停,市值蒸发超96亿元。港股上市公司新城发展控股及新城悦股价在7月3日大跌后继续下跌。截至当日收盘,受风波影响,王振华旗下上市公司市值共计蒸发近300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新城控股共有股东38415名。据东方财富数据,共计162家机构持有新城控股股份。也就是说,近4万股民、上百家机构“踩雷”新城控股。

而中科新材、云南城投、博信股份、ST天宝、*ST鹏起等5家公司董事长的“黑天鹅”事件就很难说与公司经营无关了。

1月3日,中科新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中科创资产办公场地被相关部门查封。4月10日,深圳市公安局通报称,近日,打掉了以中科创集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伟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4月11日,中科新材收盘价9.18元,跌幅达8.66%,市值一天蒸发2.1亿元。

到了5月24日,云南城投公告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7月4日晚间,ST天宝公告称,董事长黄作庆、财务总监孙树玲因涉嫌虚开发票罪,被大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采取拘留的强制措施。受此消息影响,7月5日,ST天宝跌停。

7月5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实控人被刑拘公告发布的当天,上市公司的股价跌停,总市值蒸发3.13亿。

7月8日,*ST鹏起从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朋起的家属处获悉,张朋起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被丽水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暂时无法履行其职责。

康美药业等“黑天鹅”被指反映公司治理问题

除了董事长招来的“黑天鹅”,还有视觉中国、康美药业、康得新、大湖股份等不少上市公司的“黑天鹅”被业界称反映了公司治理问题。

“黑天鹅”本身具有不可预见性,就如人们在看到黑洞照片的第一眼,并不会想到有一家上市公司会因此在一个月内蒸发60亿市值。

4月10日晚,人类历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揭开面纱。有网友发现视觉中国官网上出现了这张照片,并注明“此图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户代表”。4月11日,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法约谈视觉中国网站负责人,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4月12日,视觉中国公告网站暂停运行,视觉中国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跌停。

除了有热点事件引爆的地雷之外,还有不少上市公司因业务问题直接爆雷。

4月29日晚间,康美药业发布前期会计差错更正公告,称2017年度报告中货币资金多计金额299.44亿元,市场一片哗然。5月5日晚间,康美药业收到问询函,被要求说明货币资金核算出现重大差错的具体原因。

距离康美药业近300亿资金不翼而飞不到20天,财务造假的实锤落下。5月17日,证监会通报对康美药业调查的进展表示,现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

在“扇贝跑了”、“猪饿死了”、300亿元“蒸发了”之后,122亿存款不见了成为又一个爆雷。康得新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存有122亿元,但会计师事务所及董事会成员都对这一真实性表示质疑。康得集团被质疑占用了上市公司资金。不久,银行回函显示康得新“账户余额为0元”。

证监会于7月5日给出立案调查结果。深交所表示,如证监会对*ST康得作出最终行政处罚决定,深交所将第一时间启动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流程。

易会满此前表示,上市公司监管的力度必须加大,监管重点在于公司治理,包括信息披露和内部控制,通过持续监管、精准监管,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质量。提倡真和实、不搞虚和假,拒绝蒙和骗,不做违法违规之事。

葵花药业:实控人涉嫌故意杀人?

4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上市公司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公安机关提请逮捕时间为1月29日,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

根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记者自大庆检察院证实,确有此事。当地一位检察院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关彦斌因与前妻发生纠纷,两人发生肢体冲突。

此前关彦斌辞去葵花药业董事长一职,但仍为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3月21日,葵花药业披露了2018年年报,其中提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其在上市公司不担任董、监、高职务,该事件未对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造成影响。其行使股东权利不受影响。”

黑天鹅突降,葵花药业的股价应声下跌,截至4月10日收盘,葵花药业当日跌幅为5.27%。

4月10日下午,深交所便针对此事发来关注函。葵花药业回复关注函称:“公司已关注到相关媒体报道,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此案因个人纠纷引起,未涉及与家族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未涉及公司业务经营。”

在对关注函的回复中,有一个细节值得一提,深交所问:“相关当事人行使股东权利是否受限,包括但不限于投票表决权。”公司回复:关彦斌行使股东权利未受到限制。同时,关彦斌通过律师依法会见,签署相关文件,依法有效行使其股东权利。

此后,葵花药业再未发布过上述事项的进展情况。

5月5日,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提问:“公司前董事长关彦斌现在回家了吗?是否还在被拘留状态?检察院是否提起公诉?”对此,葵花药业5月6日回复称:“公司将持续关注实际控制人相关事项进展,并按照相关法律合规披露。”

新京报记者梳理葵花药业近期公告注意到,4月11日,葵花药业发布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中提到,“对于《关于公司2019年度日常关联交易预计的议案》,关彦斌回避表决。”

7月10日,新京报记者致电葵花药业,上市公司方面表示:“之前我们已经在定期报告里披露过了,后续的相关情况在回复函中也会有内容涉及,一切以公告披露的内容为准。至于前董事长其他的一些情况,因为是私人的事情,他(关彦斌)现在只是上市公司的实控人,我们不便交流。”

视觉中国:一张照片引发60亿市值大蒸发

视觉中国的黑天鹅来自黑洞照片。

4月11日,“黑洞热”尚未降温,有网友发现视觉中国官网上出现了黑洞的照片,并注明“此图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户代表”。一石激起千层浪,视觉中国迅速被推至风口浪尖。

4月12日,欧洲南方天文台对媒体称,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欧洲南方天文台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其他个人或组织。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欧洲南方天文台。

4月11日,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约谈视觉中国网站,责令该网站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4月12日,天津市网信办成立工作督导组进驻视觉中国网站。

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社会各界人士都对此事发表看法。国家知识产权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主任胡文辉表示,我们已经关注到,相关职能部门已对视觉中国进行了约谈,责令其作出相应的整改……我们反对任何以保护知识产权之名,滥用知识产权的行为。

视觉中国股价在4月12日至4月16日连续3个交易日跌停。

4月18日,视觉中国公告称,全资子公司汉华易美天津在通过运营“视觉中国”网站从事互联网信息服务过程中,对用户发布的信息未尽到安全管理义务,没有及时发现和处置用户发布的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内容,被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罚款30万元。

5月12日,下线一个月后,视觉中国网站恢复运营。这一个月,视觉中国市值累计蒸发了约60亿元。

博信股份:“商界木兰”被刑拘后引发连锁反应

7月5日,博信股份发布公告称,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2019年6月20日、2019年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根据博信股份2018年年报可知,罗静不仅是博信股份的实际控制人,还间接持有港股上市公司承兴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新加坡上市公司Camsing Health care Limited的股份。

在承兴国际控股的官网上,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罗静于2017年4月7日,获得“2017中国商界女性·商界木兰”奖项。在2017年商界木兰排行榜上,罗静排在第18位,诺亚财富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排在第4位。2018年4月,《中国企业家》不仅发布了年度商界木兰榜单,还同时发布了“10年·10人”的评选结果,罗静再次获得“商界木兰”称号,而汪静波则进入“10年·10人”榜单。

之所以关注罗静与汪静波的交集,是因为此次罗静被刑拘的消息官宣后,7月8日,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上海歌斐资产管理公司“踩雷”承兴国际控股,涉及总金额34亿元。

汪静波在内部信中提到,此次踩雷的系列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7月10日,博信股份方面告诉新京报记者,不了解罗静被刑拘的具体原因,相关资料已经交给警方,至于上市公司所交的资料主要包含哪些内容,公司方面以警方正在侦查为由拒绝透露。此外,对于罗静被刑拘半个月后,博信股份才发布公告一事表示:“董事长本来也不是每天都在公司的,我们的确是7月5日才知道她被刑拘,对于这件事,我们也在自查。”

7月9日,京东方面表示:承兴国际涉嫌伪造和京东的业务合同对外诈骗,此事与京东无关。同日,承兴国际控股发布公告称,有媒体称集团与京东之间订立伪造合同,董事会就此澄清,广州承兴并非集团的成员公司,而集团与京东之间并未如媒体报道提到的订立有关合同。

黑天鹅降临后,博信股份7月5日股价跌停,总市值蒸发3.13亿元。然而经过一个周末的休整,博信股份连续收获了两个涨停板。而承兴国际控股则一路下跌。

■ 专家观点

“期待资本市场进一步完善法制化”

对于频频发生的“黑天鹅”事件,尤其是由上市公司董事长导致的“黑天鹅”事件,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事件的爆出也体现了我国监管不断加强。

他建议,我国资本市场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法制化,提高违法成本从而形成更高的威慑力。另一方面,投资者要意识到上市公司只是一个投资标的,需要多方抑制上市公司权力和资源的滥用,“权力只有受监督才能正常运行,资源只有透明才能高效利用,上市公司应当学会敬畏市场”。

原中国社科院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表示,最近几年,国内房地产开发商的“黑天鹅”事件时有发生,遭遇“黑天鹅”事件的房地产公司股价暴跌、公司财富缩水。以最近出现董事长猥亵女童的新城为例,旗下3家A股和港股上市公司股价大跌,评级机构及大行纷纷下调公司展望。

“有部分房地产开发商在‘黑天鹅’事件发生后,并没有及时采取坦白的态度和补救应对措施,直到事件完全揭发才急切切割,令投资者丧失信心”,易宪容表示,如今新城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信用评级降低,会导致房地产开发商今后融资成本飙升,而房地产的快速爆发式发展,离不开银行信贷与举债,在这种情况下的黑天鹅事件爆发,房地产开发商的过度负债可能引发债务违约风险。

新京报记者 林子 阎侠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薛京宁

linzi@xjbnews.com

yanxia@xjb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