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兴招聘]失信、冻结、剥离,昔日光伏第一厂商无锡尚德跌落

时间:2019-07-12 星期五 作者:热点新闻 热度:99℃

烘干机价格

7月上旬,小暑已过,长江中下游地区进入“倒黄梅”时节,暑热未至,细密的微雨飘下。26岁的陈华(化名)靠在无锡尚德电池工厂南门外的栏杆上,手里卷着无锡尚德的中英双语工作申请表。这是他第二次未能进入尚德工作。

和陈华一样在尚德工厂门口等待工作机会的还有数十名年轻人,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路边树下或檐下。第一批面试已经结束,负责招聘的尚德员工隔着园区门口的闸机喊着候考名单。据陈华说,这天尚德开放了30个普工岗位,如果顺利入职,每月能拿到大概4500元工资。

陈华口中“挺好,厂很大”且要求严格的无锡尚德,全称为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曾是世界第一光伏设备厂商,创始人施正荣曾在2006年凭借23亿美元财富成为中国首富。2013年经历破产重整后,无锡尚德被神秘富豪郑建明接手,置于港股上市公司顺风清洁能源旗下。

陈华他们可能不知道,无锡尚德正在经历一场风波。7月10日,新京报记者获悉,无锡尚德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子公司亦出现股权冻结事项。不仅如此,顺风清洁能源正筹划将无锡尚德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

6月末以来,记者多次尝试通过电话和邮件联系无锡尚德,均未获回复。

无锡尚德总部的一处入口。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摄

无锡尚德成“老赖”,工厂生产正常

记者日前自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平台获悉,无锡尚德已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依据文号为(2017)苏民终1617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要求被申请人无锡尚德(支付)977.45万元,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被执行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该信息发布于6月17日。

7月初,新京报记者来到无锡尚德总部,其标志性建筑、曾被称为全球最大光伏建筑一体化幕墙的办公大楼依然醒目,6900平方米光伏玻璃幕墙覆盖住7层大楼的朝南立面。这座办公大楼于2009年初启用,当年媒体报道称,总投资约2亿元,大楼整个工程设计容量为1兆瓦,除保证自身建筑用电外,还可向电网供电。

在尚德总部南侧,围绕着尚德园区的一条弧形道路被命名为“尚德路”。步行于无锡尚德总部所在的无锡新吴区,周边不乏光伏与新能源企业。据新吴区政府网站介绍,该区已成为无锡市重要的经济增长极、对外开放窗口、科技创新基地和转型发展引擎,2018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00.8亿元,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新材料与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均实现两位数高速增长。

尚德总部办公楼与电池工厂相通。记者7月8日下午走访时看到,园区内如常在生产,持续不断的机械操作声中,时而有穿戴安全帽、工作服和防护手套的工作人员往来,并有货车和搬运机停靠,厂区内还悬挂有2019年安全生产月“防风险、除隐患、遏事故”的红色横幅。

一名近日赴无锡尚德签约的供应商告诉新京报记者,尚德内部均在正常生产经营。另一位接近无锡尚德的人士告诉记者,无锡尚德位于新吴区总部周边的两家工厂——电池工厂和组件工厂人员和生产稳定,其也透露,尚德资金链紧张可能真的存在,7月初,尚德组件工厂全厂放了一周的假。

在招聘网站前程无忧上,7月8日发布了大量无锡尚德的招聘信息,招聘规模超过40人,涉及后勤、工程、管理等多领域。无锡尚德一名后勤员工看向电池工厂告诉记者,这里“一直在招聘”。

现场采访中,新京报记者获悉,无锡尚德已经在拖欠部分供应商的款项。一位供应商对记者表示,无锡尚德的债务窟窿仍然很大,他的公司被尚德拖欠数十万元,所幸目前仍在正常还款中。

欠款、被列入失信执行人之外,无锡尚德子公司还出现了股权冻结事项。

7月10日,新京报记者自工商资料获悉,无锡尚德益家新能源有限公司8000万元股权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6月21日至2022年6月20日。另外,无锡尚德全资控股的无锡大学科技园国际孵化器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公司5800万元股权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冻结期限自2019年6月21日至2022年6月20日。

7月8日和7月10日,记者拨打无锡尚德网站公布的亚太地区电话,未能接通;7月8日向无锡尚德网站公布邮箱发去的采访邮件亦未获得回复。7月8日,尚德总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公司不对外,未接受采访。

无锡尚德电池厂内,货车停靠在厂区内。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摄

新东家顺风清洁能源旗下公司被追债

公开资料显示,尚德成立于2001年,曾是世界第一光伏电池厂商。2013年3月,无锡尚德严重资不抵债,受国内8家债权银行申请,其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2013年11月,香港上市企业顺风光电(后于2014年更名为顺风清洁能源)的收购方案获债权人大会通过,顺风光电正式成为无锡尚德接盘者,收购价30亿元。

顺风清洁能源入主之后,无锡尚德延续了光伏主业。据官网介绍,无锡尚德专业从事晶体硅太阳能电池片及组件的研发与生产,2018年在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中位列157名。

作为无锡尚德的新东家,顺风实力雄厚,是一家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公司(股份代号01165),致力于成为全球最大的低碳节能综合解决方案供应商。

新京报记者发现,无锡尚德背后的顺风清洁能源,债务压力也不轻松。

去年12月,新京报曾独家报道,顺风光电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顺风光电投资”)因牵涉融信租赁的一笔纠纷,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今年5月28日发布的信息显示,顺风光电投资再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江苏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官网介绍显示,顺风光电投资为顺风清洁能源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3年初,具体负责光伏电站开发、建设、运营和管理。

新京报记者还获悉,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法院今年3月就正信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正信光电”)申请执行顺风光电投资做出的执行裁定书显示,执行过程中查明被执行人顺风光电投资涉及诉讼债务较多,其名下暂无足额银行存款、无登记房产、无登记汽车等财产信息,暂无合适财产可供执行。

7月8日,正信光电法务部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顺风光电投资拖欠正信光电960余万元的票据款,一直未还,原因是顺风光电投资方面表示资金困难。该人士称,今年年前,正信光电曾去顺风光电投资办公处,对方未表示还款意向。

新京报记者还获悉,顺风光电投资还陷入与阳光电源的买卖合同纠纷,导致法院于2018年2月做出执行裁定书,冻结、划拨被执行人顺风光电投资名下银行存款180.78万元,或查封、扣押、提取其同等价值的其他财产。

7月9日,阳光电源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经从公司法务部了解,上述案件年初已经在执行。

顺风清洁能源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02.9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亏损17.07亿元,上一年度亏损为8.34亿元。

自2016年起,顺风清洁能源已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其中2016年亏损23.99亿元。截至2018年年末,顺风清洁能源资产总计254.04亿元,负债总计217.5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5.64%。

独立财务顾问出具的意见函显示,其认为造成顺风清洁能源大量亏损的关键因素,是顺风清洁能源2018年的财务费用高达约12.86亿元。

无锡尚德门口等待面试的应聘者。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摄

30亿接盘后,顺风清洁能源拟剥离无锡尚德

失信和冻结风波之际,无锡尚德与上市公司顺风清洁能源的关系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3月25日,顺风清洁能源公告称,拟以30亿元出售江苏顺风光电100%股权。后续公告显示,江苏顺风光电及其附属公司于2018年6月30日的估值约为29.52亿元。

资料显示,江苏顺风光电为顺风清洁能源的光伏产品制造板块子公司,同时,江苏顺风光电也是无锡尚德的独资股东。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买方为顺风清洁能源主要股东郑建明旗下的亚太资源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亚太资源”)。公告显示,亚太资源由郑建明全资拥有。

公告显示,无锡尚德作为江苏顺风光电的主要附属公司亦在出售清单中。这意味着,无锡尚德将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

对于上述出售事项,顺风清洁能源解释称,受到美国征收反倾销关税及其他贸易限制以及去年光伏5·31新政等影响,且由于市场波动,中国生产业务的利润渐趋微薄,此外发展及维持中国生产业务需要大量资金投资,不利于财务表现;鉴于集团中国生产业务前景的不确定性及风险,顺风清洁能源计划将业务集中于太阳能发电厂站投资及营运,使集团减少上游生产业务并集中于投放资源于下游清洁能源业务。